铁矿石期权呼之欲出 业内等候危急处理器材

  

铁矿石期权呼之欲出 业内等候危急处理器材

  

铁矿石期权呼之欲出 业内等候危急处理器材

  

铁矿石期权呼之欲出 业内等候危急处理器材

  “相比豆粕和玉米,铁矿石期权的价格跳动会更多,报价会更加精细。美式期权的行权方式有利于增强期货和期权之间的相关性,提供更加灵活的期权选择。总体来看铁矿石期权的合约规则可以符合交易需求。”陆丽娜说,由于铁矿石期权价格跳动较多,对做市商的系统性能以及挂撤速度也带来了新挑战,需要做市商继续做好各项交易准备,保障铁矿石期货平稳上市运行。

  铁矿石期权做市商之一、浙期实业副总经理陆丽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作为大连商品交易所(下称“大商所”)成交量前三的品种,铁矿石期货已经非常成熟。特别是对外开放后,投资者结构进一步完善,期货价格的国际影响力持续增强,铁矿石期权品种的上市条件已经成熟。

  近些年,铁矿石市场价格波动加剧,市场参与者更加多元化。尤其今年,经历了境外矿难、飓风等事故影响,铁矿石价格涨跌幅度增加。我国是全球铁矿石最大的进口方,众多钢铁企业需要更加丰富的避险工具。“铁矿石价格剧烈波动对于钢铁企业和矿山都有较大的影响,加大钢铁企业采购和矿山销售的难度,需要有丰富的衍生品工具来进行风险对冲。”中航国际矿产资源有限公司研究员王永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商品期权的成功运行离不开成熟的标的市场。上市6年多来,铁矿石期货整体运行平稳有序,2018年铁矿石期货成交量、日均持仓量分别为2.36亿手、80.48万手,连续多年保持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衍生品市场地位。近期,国际最大的铁矿石生厂商淡水河谷公司与莱钢永锋等国内大型钢铁企业开展首单铁矿石基差贸易,用铁矿石期货价格点价、用人民币销售铁矿石;此前,国际贸易商嘉吉等也纷纷涉足铁矿石基差贸易,表明铁矿石期货的国际影响力逐步提升。

  11月8日,大商所就铁矿石期权合约向市场公开征求意见。根据大商所通知,此次铁矿石期权合约交易单位为1手(100吨)铁矿石期货合约;最小变动价位为0.1元/吨,占标的期货最小变动价位的1/5,提高了期权报价精度;涨跌停板幅度与铁矿石期货合约涨跌停板幅度相同;合约月份与标的期货合约月份一致;行权价格覆盖铁矿石期货合约上一交易日结算价上下浮动1.5倍当日涨跌停板幅度对应的价格范围。同时,为与标的期货价格范围相匹配,结合铁矿石期货的历史交易数据,大商所采用分段式的行权价格间距。

  多位产业和机构投资者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今年是商品期权的扩容之年,监管层批复了多个商品期权的上市申请,对产业和机构投资者来说意义重大。上市铁矿石等商品期权将为相关产业企业、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实现多维度、个性化的风险对冲工具和交易策略,降低企业管理风险的成本。

  “在SGX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都有铁矿石期权上市,SGX的铁矿石期权2019年10月的成交量是27万手,具有一定的流动性,但是CME的则非常不活跃。”陆丽娜说。

  某铁矿石国际贸易商表示,从现货成交量来看,铁矿石已经成为全球仅次于原油的第二大商品交易品种。中国的货币政策、经济数据和SHIBOR等指标,都是国际铁矿石贸易和交易商关注的重点,大商所铁矿石期货成交量远高于SGX,为铁矿石期权流动性提供了保障。

  市场人士指出,我国铁矿石期货在市场规模、产业参与和国际影响上具有明显优势,为铁矿石期权上市奠定了良好的市场基础。

  记者从多位产业人士处了解到,期权可以为企业套保提供更多的手段,丰富企业避险策略,实现更精准化的套保。

  《证券日报》记者获悉,铁矿石期权是大商所首个工业品期权,此前大商所已经先后上市了豆粕、玉米期权。

  2019年,对衍生品市场来说具有重要意义。日前,证监会正式批准了铁矿石期权等5个商品期权的上市申请,为全市场参与者奉上一份“超级大礼”。其中铁矿石期权将于12月9日上市,打响此轮商品期权上市的“第一枪”,产业机构对铁矿石期权表现出了热切期待。

  南钢股份原证券部主任蔡拥政告诉记者,近年在钢铁行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行业无效及违规产能得以去除,废钢消耗量持续增加,铁矿石现货市场有向买方市场转移的趋势。2019年虽然发生了巴西矿难、澳洲飓风等事件,导致铁矿石价格大幅波动,但在全球经济下行,海外钢厂需求缩减,逐步减产的背景下,铁矿石价格难再持续风光,海外矿山对国内市场多了些依赖。

  商品期权的流动性很大程度取决于标的资产的流动性,从铁矿石等已上市商品期货的运行情况来看,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我国的期权市场具有较大的优势。我国铁矿石期货成交量远高于新加坡交易所(SGX)等上市的铁矿石衍生品,中国的铁矿石期权成交量也不会低。